安徽“癌症村”一年死于癌症有2000多人 疾控中心证实水污染导致

近日,有关《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》数字版出版,这是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团队长期研究的成果,首次证实了癌症高发与水污染的直接关系。

过去十多年中,淮河流域内的河南、江苏、安徽等地多发“癌症村”。更早之前,在粗放追求GDP的年代,淮河及其支流被大小工厂污染。村民们的水井越打越深。

污染和癌症高发引起国家重视,沿淮河流域沿河工厂被治理,目前水质已得到改善。专家介绍,尽管如此,癌症发病率的正常回归,起码还需10年。专家亦指出,对水环境的治理应更加强化,以降低污染带给人体健康的风险。

满眼的坟堆

6月4日中午,安徽省颍上县新集镇下湾村沙颍河畔,麦收时节。几台小麦收割机在麦田里来回穿梭后,大大小小的土包蓦然浮现,瘤一样穿插在平整的土地上。走近一看,全是坟。

烈日下,下湾村东队队长刘永凯站在麦地里,“这个是张元春,肝癌,那个是王超祥,食道癌……”他抬手指着这个那个的土包。

十余年来,这个不足1000人的村落,近200名村民被检查出胃癌、肝癌、食道癌、肺癌、乳腺癌等各种癌症,陆续去世。目前三分之一的村民患有肝炎。

历时近8年的研究后,对于淮河支流沿岸地区的肿瘤高发,国家疾控中心研究团队得出结论:“初步确定该地区恶性肿瘤高发与水环境污染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被染色的河流

今年76岁的苑洪亮,曾是沙颍河上的一名老纤夫,以河维生了一辈子。

上世纪50年代,沙颍河上商船往复,上游的粮食运往蚌埠、南京等地,日用品从下游运到上游。商船经常在新集附近停歇,周边村民摆摊卖茶食,久之形成新集镇。沙颍河渐渐成为新集镇人赖以维生的“口粮田”。整个小镇的饮用水,也完全取自沙颍河河道。

上世纪80年代开始,随着地方政府重视经济效益,各种制革厂、造纸厂、玻璃厂、化肥厂纷纷出现在沙颍河两岸。大量的污水直排入河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的近20年间,清澈的沙颍河变成黑臭水。新集镇的各家各户,开始在自家院子里打七八米深的水井。

源于河南伏牛山区、流经豫皖两地的沙颍河,只是淮河流域最大的一条支流。淮河受污染的支流,远不止沙颍河,奎濉河、涡河等其他区域,同样被污水侵蚀。

上世纪90年代,沙颍河的上游,河南沈丘县石槽乡孙营村的李志军看到,散发恶臭的黑水甚至熏死了两岸的草木。而不出半个月,这些劣五类黑臭水就会流到下游刘永凯所在的下湾村。

治污也只是个口号而已?

1990年,刘永凯50岁的二弟被诊断出肝癌,没过多久便死去。癌症对于村民是个新事物,村民碰到刘永凯的家人,远远地躲着走,认为癌症会传染。

此后,越来越多的村民发病死亡,下湾村开始恐慌,也逐渐怀疑与饮用沙颍河水有关。

刘永凯从水井里取的水,呈现五颜六色,一开始是蓝色,澄清一个小时,变成黄色。

而在安徽宿州埇桥区的杨庄乡伊桥村,源于江苏徐州的奎河流经这里,村民郭良心取井水洗土豆和藕,水很快会变成蓝色。

下湾村民多次找颍上县反映问题,未果。刘永凯从沙颍河里灌了两瓶水,带到阜阳市卫生局求检测,卫生局不给检。村民凑了1000多元,让刘永凯疏通关系,他最终从卫生局拿到一份检测报告,“内容很简单,就说沙颍河水质污染很严重”。

拿到报告后,刘永凯回到颍上,给县里施压:“市里都出报告了,县里能不重视?”不过,还是不了了之。

1994年7月,淮河发生了重大水污染事件。淮河上游因突降暴雨而开闸泄洪,积蓄的2亿立方水被放掉。但这些积蓄水的水质低劣,所经之处,河面上泡沫密布,鱼虾死亡殆尽。

下游居民饮用了经自来水厂处理过的淮河水后,出现恶心、腹泻、呕吐等症状,沿河各自来水厂被迫停止供水54天,百万淮河民众饮水告急。

这一事件引起中央高层重视。1996年,国务院发布《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》,要求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山东四省“确保1997年实现全流域工业污染源达标排放,2000年实现淮河水体变清的目标。”

 污染在哪里,癌症就在哪里

2001年,刘永凯50岁的妻子也查出肝癌。不到半年,妻子离世。

这个时期,政府正在大幅关闭沿河污染企业。在河南沈丘,一些企业被贴封条后,晚上仍偷偷开工生产,“断水断电都不好使,企业主都有本事自己供水发电。”沈丘环保监测站站长曹劲松说,为了能够彻底关闭污染企业,并宣誓决心,“县武装部给我们配备了工兵,直接用炸药炸厂”。

作为奎河发源地,屡受下游宿州指责的徐州,那个时期要关闭沿河分布的120余家污染企业。当年,徐州环保局成了最热闹的地方,企业老板经常带着工人冲击环保局长办公室,“最凶的几个月,局长办公室门口配备了荷枪实弹的武警。”黄利民说。

与此同时,淮河流域,癌症也集中暴发。同一年10月,国务院召开治淮现场会,认为淮河流域环境问题仍十分突出,沿淮四省立下军令状,2010年前完成治理目标。

“还需十年”或者遥遥无期

2005年9月,颍上县县长到沙颍河视察。车队经过下湾村时,刘永凯突然跪在车队前。县长问:“同志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刘永凯说:“我们村死人死得太多,我太伤心了,求你想想办法,给我们打口深井吧。”县长说,争取让村民吃上干净水。当下湾村民满怀期盼之际,这名县长被调走了。

这一年,国家启动了农村饮水安全应急工程,着手解决农村人口饮用高氟水、高砷水、苦咸水、污染水和血吸虫病区、微生物超标等水质不达标的问题。

2008年前后,在距离下湾村两公里远的地方,一口深200米的机井终于打成。

下湾村民以为盼来了活路。不过癌症还在继续。2010年,国家疾控中心编著的《淮河流域重点地区死因监测分析结果汇编》显示,这一年,宿州埇桥区恶性肿瘤死亡人数2150人,沈丘死亡1724人。国家疾控中心对沈丘研究区的5万人跟踪3年调查发现,2005年与1973年对比,排除人口老化因素后,男性和女性肺癌死亡率分别上升了14倍和20倍,肝癌死亡率上升了5.23倍和4.80倍。在其他地区胃癌和食道癌死亡率普遍下降的背景下,沈丘的这两类肿瘤的上升却非常突出。

这是首次证实了癌症高发与水污染的直接关系。”6月15日,国家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介绍,企业排放的污水进入河道,污水中的汞、铅、镉等各种化学元素长期渗入地下,“尽管这些年淮河流域的地表水质有所改善,但癌症发病率的正常回归,起码还需10年。”(纯水之家

 

此条目发表在我心随想,由感而发分类目录,贴了, 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